小说齐乐乐 - 玄幻小说 - 木叶质子,我真没想当火影在线阅读 - 第8章 从来都如此,便是对的吗?

第8章 从来都如此,便是对的吗?

        第8章    从来都如此,便是对的吗?

        木叶40年。

        这一年的猿飞·阿斯玛还是个纨绔太子。

        宇智波·带土也仅在班级和老年人群中有点名声。

        就这还是拜日复一日扶老奶奶过马路,导致天天迟到所赐。

        迈特·凯也只是一个忍者天赋差到被忍校拒收,只能以每天跑木叶五十圈来锻炼自己,期待着明年能成功入学的小鬼。

        而在这一年。

        那位未来小黄书从不离手,每日一管的旗木卡卡西却早已闻名木叶。

        鼎鼎大名的白牙独子忍二代旗木卡卡西。

        号称打遍同龄无敌手,哪怕是高年级学员也不是其对手的天才学员旗木卡卡西。

        完美继承了旗木刀术,在旁人眼中未来能青出于蓝胜于蓝的天才忍者旗木卡卡西。

        这一年,卡卡西身上有太多光环。

        他就是典型的别人家孩子。

        学校里也没几个人喜欢那个在家里以其来教育他们的卡卡西。

        但大家不得不承认的是,他们确实不如对方。

        明明天赋那么高,每天仍旧刻苦修炼。

        连带土这个吊车尾都早已对其甘拜下风。

        论努力,能比得上卡卡西的也就每天跑木叶五十圈的凯了。

        但有一点。

        那家伙太臭屁了。

        不像伟大的水之国大使这般平易近人。

        明明很讨厌,可迫于白牙的身份、以及实力,没人敢惹他。

        阿斯玛这个太子也不敢。

        因为傲慢的卡卡西真会在实战课盯着大家脸打。

        此时。

        带土对于卡卡西这会都没到而感到诧异。

        他开口问道:“臭屁卡卡西莫非睡过头了?”

        这可真是——宇智波做火影,开天辟地头一份。

        良人摇摇头。

        看来今天卡卡西是不会来了。

        这心理素质。

        还是缺少社会毒打啊!

        果不其然。

        直到开始上课,卡卡西仍未到来。

        “山城青叶。”

        班主任‘山城青树’径直走到讲桌前,开始点名。

        “到。”

        “宇智波带土。”

        “到。”

        班主任闻言深深注视了带土一眼,确认这个带土不是被人假扮的后,这才满意的点了点头。

        他点了这两个人后就翻开了桌上的书本。

        对他来说,督促儿子,以及看看带土有没有迟到就够了。

        不必给其他孩子太多压力。

        要对学生保持包容心,这是二代火影在他父亲成为忍校第一期教师时对他父亲说的话。

        而他父亲,则传给了他。

        “今天我们不学忍者基础知识,这节课我想教你们,什么才是优秀的忍者。”

        说着,他在黑板上写下了‘忍者’,以及‘人’三个大字。

        “在此之前,我想问问有没有人知道什么是木叶。”

        “老师。”

        日向钢门举手,“我们的村子就叫木叶。”

        “还有吗。”

        班主任先笑着对日向钢门表示鼓励,旋即再次问道。

        等了一会,见无人响应,他又问道:“那我换个问题,谁知道何为忍者。”

        带土连忙举手:“老师这我知道,良人老大说不想当火影的忍者不是好忍者,所以作为忍者就要有成为火影的觉悟。”

        “带土说的不错,你能有这种觉悟,这让老师很欣慰。”

        “秋道取肉,你来说。”

        肉嘟嘟的秋道取肉想也不想就道:“毕业,成为忍者,然后做任务,完成任务后领钱吃肉。”

        “奈良鹿茸。”

        “忍者的本质,就是服从命令,村子的利益高于一切。”

        “你说的没错。”

        班主任对奈良鹿茸这一番话很满意,可他还是道,“但这不代表忍者就要以服从命令为本职。”

        他道:“带土的目标是成为火影,在没有完成这个目标之前,这会成为他的动力”

        “秋道取肉想要成为忍者,然后赚钱,吃肉,这是他的目标”

        “奈良鹿茸,你说村子利益高于一切这点老师很认同,忍者需要服从命令,优先完成命令也没错。但这不代表忍者就得如冰冷的机器一般听从命令”

        “我问你,你认为当村子影响到个人利益的时候,是村子该为个人让路,还是让个人为村子让路。”

        奈良鹿茸略微沉思:“老师,我还是认为村子利益高于一切,作为忍者只要以服从命令为天职就好。”

        班主任再次问道:“那么假设你是前线占据优势的统帅,你只需稳扎稳打就能赢得胜利,这时村子却在没有其他外部因素的情况下无故命令你一天之内结束战争,然而这么做会让很多村子的忍者无故牺牲,你是该服从命令,还是违抗命令。”

        闻言,奈良鹿茸眉头深深蹙在一起,他在沉思,如果他是统帅,他是该不顾部下生死完成任务,还是抗命步步蚕食敌方。

        “老师,我不知道要怎么选择。”

        奈良鹿茸皱着眉头,对于这个问题,他回答不出来。

        上方,班主任见状仍旧笑着道:“你没有在第一时间选择完成任务,老师就已经很满意了。”

        “如果是我,我会毫不犹豫选择抗命。”

        这时,一道稚嫩却又极为坚定的声音响起。

        听到这话,班主任微微怔神,半响才问道:“为什么。”

        在所有人的注视下,良人缓缓站起:“哪有那么多为什么,难道明知村子不顾同伴性命乱发命令,我也得为了完成任务而不对部下负责才是对的吗?”

        看着这个意气风发的学生,班主任不禁微微失神。

        良人则面无表情与之对视。

        从一开始看到黑板上关于忍者,以及人几个字时,他就感觉到不对劲,但又不知是哪里有问题。

        当对方说到前线局势时,他这才反应过来。

        这是害怕自己的学生们因为白牙一事长歪,打算把他们引回正路啊!

        也算是用心良苦了。

        然而奈良鹿茸哪怕一开始没想明白,后面都说得这么清楚,难道还不懂?

        他不是不知该如何选择,而是不敢说。

        但奈良鹿茸不敢回答,不代表他水无月良人也不敢。

        “可忍者的本质,不就是服从命令?”

        奈良鹿茸呐呐道。

        “谁跟你说忍者就应该服从命令。”良人扭头对他道。

        阿斯玛忍不住开口:“老大,从忍者诞生开始,忍者就都以服从命令为天职。”

        良人淡淡道:“从来都如此,便是对的吗?”

        ?        ?新书期间数据很重要,求推荐票,求月票

        ?

        ????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