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齐乐乐 - 玄幻小说 - 至圣先师在线阅读 - 第749章 恩师之死!

第749章 恩师之死!

        荀圣满是不可思议:“田洪凤一介进士,文位不高,却能成为文庙十哲?这死后的殊荣之高,简直令人咋舌。”

        “文庙十哲?它与圣人有什么区别?”裴旻急不可耐。

        “圣人,是至高文位。”荀圣解释:“但十哲,更多侧重与文人表率、道德楷模。只要祭奠文星,便要供奉文庙十哲陪祭。田洪凤以书生之身,死战殉国,杜预又写下【悼恩师】,为他张目,引文曲星动,才有田大人死后的无上哀荣。”

        伴随着文曲星光芒拂过,田洪凤尸体消失在杜预臂弯中··

        杜预热泪盈眶:“恩师。”

        长安军民,齐刷刷哭倒在地。

        “田公千古!”

        “恭送田大人入文庙,成十哲。”

        “田大人没有封圣,但成文星神祇,地位更高。可谓死得其所。”

        “我等必继承田大人遗志,保家卫国。”

        田洪凤死了,但他还活着。

        他活在长安百万军民的心中。

        诚如诗词在,长安就在,只要长安在,田洪凤的英魂就在。

        “走。”

        杜预目送恩师英魂被文曲星动,成文庙十哲,面色沉郁,一指大明宫祝融临世、火焰冲天:“我们去上寿大安宫,复如正观初!”

        “走啊。去驱除鞑子,复我大唐,重建贞观之治!”

        裴十二振臂高呼,清秀的面庞激动满脸通红。

        王异以女子之身,粉拳攥地紧紧,声嘶力竭吼道:“丈夫毕此愿,死与蝼蚁殊!我等当追随田公,与敌偕亡,继之以死!”

        杜预一夹马腹,龙驹高高而起,四蹄腾空,向大明宫奔驰而去。

        后面是数以万计的长安百姓,纷纷跟从,义愤填膺。

        “与敌偕亡!”

        “继之以死!”

        “叛军,给我死来。”

        “什么?李猪儿被杀了?”

        安禄山正在策马狂奔向皇宫,听说此事大吃一惊。

        “李猪儿,乃我麾下心腹爱将,岂能如此干脆利落,说死就死?”

        “那杜预,一路上过关斩将,杀我多少先锋大将?崔乾佑、严庄、李猪儿···”

        “连我9个儿子,都统统惨死在他手下。”

        “这杜预··”

        安禄山眼中布满血丝,瞠目欲裂。

        史思明沉声道:“我这就去会会他。看他如何三头六臂?”

        安禄山摇摇头。

        李猪儿之死,比谋主崔乾佑、严庄,乃至九个儿子死对他打击还大。

        因李猪儿是他心腹之人,他肥胖如山,且年迈多病,眼睛几乎失明,背长痈疽,睡眠不好,只有在李猪儿的服侍下方能入眠。

        平素安禄山脾气臭的熏天,视身边左右如猪狗,打骂由心。周围服侍之人,可谓深受其害。唯有李猪儿能忍受安禄山的毒打,一直侍奉他。

        如今,连李猪儿都惨死在杜预手中?

        谁来侍奉自己睡觉?今后长夜漫漫,又该如何入眠?

        安禄山脸色阴沉。

        他很快想到一件事——城南方,看到烟尘滚滚,杀气腾腾,正是黄巢正在带逆种文人,飞速赶往皇宫方向。

        “不好,皇宫!”

        安禄山怒喝:“哼,跟我争夺皇宫宝库?做梦。不管什么杜预!来人,给我冲!”

        这命令深合众意,各方下属一起嗷嗷叫。

        他们拎着脑袋,跟随安禄山起兵造/反,图什么?

        安禄山所图,固然是大唐天下。

        但他的部下,图的可是金银财宝、还有数之不尽的文宝、国宝。毕竟皇帝只有一个人能坐,唯有到手的泼天富贵才是真的。

        此时,就算杜预紧跟在他们身后,一个劲/射箭、放地图炮,他们也兵无战心,不会有人在乎的。

        杜预嘲讽就嘲讽呗,横竖也不会少他们一根汗毛。

        但皇宫宝库,要是去得晚了,那可就问题大了——黄巢先下手为强,将皇帝宝库洗劫一空,他们这几十万叛军去喝西北风?

        一场令人啼笑皆非的竞赛开始了。

        杜预带兵在后面猛打猛冲,一路穷追不舍,而安禄山、史思明、黄巢都在头也不回,向起火的皇宫赶去,任由杜预一路从容消灭城内无头苍蝇般、疯狂烧杀抢掠的小股叛军部队。

        “杀!一个不留!”

        杜预一剑砍翻了一名冲上来的胡人番将。这番将虽看起来与人族很像,但仔细看,还有一些妖蛮血统,例如脖子上长满雄狮鬃毛。

        “杀啊。”

        小蛮眼含热泪,在番将胡兵中奋力冲杀。电光石火间,一对匕首上下翻飞,夺魂摄魄,已剁翻了十来个强敌。

        这些安禄山胡兵,也是奴役、镇/压、欺凌女蛮国的凶手。

        国仇家恨,她要复仇。

        裴十二剑舞化龙,追魂夺命,手下无三合之地,剑光到处,妖蛮人头乱飞,胡兵纷纷倒下。

        “为我父亲复仇。”

        杜预以诗词召唤的飞将军李广、霍去病两位才气大将,一左一右,擎天保驾,飞进突进,一路射杀无数强敌猛将,所过之处,北狄胡蛮死伤狼藉。

        在他们的带动下,长安军民也抄起家伙,奋起反抗。

        北狄胡蛮,确实身高体壮、力大无穷,但搁不住长安百姓一拥而上,一百个打一个,一人一口吐沫,也活活淹死了。

        百姓可不讲武德,什么单挑规矩?偷袭、群殴、突袭、乱打都是拿手好戏,各种板砖、板凳乱飞,北狄胡兵还来不及杀几个百姓,就被一拥而上扑倒在地,各种铁锹、菜刀、锄头不要命雨点般招呼下来,马上呜呼哀哉狗带。

        杜预骑着龙驹,率先冲杀,哪里敌人多、敌人强就冲向哪里。

        他心中憋足了一股气——恩师田洪凤之死,让杜预耿耿于怀,骨鲠在喉,一股无明业火三千丈熊熊燃烧。

        “如果,如果我来的再快一点?”

        “如果我能再果断一点?”

        “如果我诗词威力再大一点?”

        “田老师,他是否不会死?不用死?”

        “来吧,毁灭我吧。如果你们做不到,那就···让我毁灭你们吧。”

        杜预一人一马,在群敌之中劈波斩浪、披荆斩棘,硬是冲杀出一条血路来。

        鲜血喷溅,溅满杜预脸庞。

        唯有敌人或者自己的鲜血,才能让他暴怒而沸腾的怒火得到暂时平息。

        终于,安禄山留在外面的小股叛军,都被清理干净。

        杜预跃马,目标明确,挥剑北向:“随我夺回皇宫!”

        皇宫。

        曾经气势恢弘、威严壮丽、金碧辉煌的皇宫,已经成为了火焰场,祝融临世,火焰冲天,焚烧一切。

        处处炎魔、火焰在吞噬着这座大唐帝国最高高在上、富丽堂皇的宫殿。

        大唐朝廷,已经逃离了这座宫殿。

        宫人、太监、宫女、侍卫更是作鸟兽散,四散而逃,只求保住自己性命。

        可宫殿面临的浩劫,才刚刚开始。

        火焰焚烧,只是这座宫殿毁灭的开始。

        大批叛军、逆种文人、蒙元帝国强敌,已然冲到了这座着火的宫殿前,开始投入救火。

        他们并非出于好意,而是为了抢劫,找出一条通向内库、宝库的道路,才好洗劫大唐帝国的倾国财富。

        “快,快救火。”

        安禄山贪光大作,厉声喝道:“皇帝跑得兔子一样快,肯定没工夫隐藏宝物。只要冲入宝库中,这大唐帝国的宝物统统都是我的。”

        他野兽一般直觉笃定无比——唐帝能绕开他叛军和逆种的重重围困,逃出长安,就算有密道,也不可能携带太多人和物,否则辎重过重行动迟缓,早就被侦查游骑发现。

        皇帝的宝藏,一定还在长安。

        北狄胡蛮纷纷下马,刀子威逼,拳打脚踢,将正在四散而逃的宫人、百姓抓住,逼着他们去皇宫救火。

        宫人百姓哭哭啼啼,在刀子威胁下只能照办,冒着生命危险救火。

        安禄山还嫌弃救火速度太慢,一脚将一个宫女揣入火场。

        火场中,只听得宫女凄厉如鬼的惨叫声,化成一火人在火场中乱舞乱窜,不多时倒地悄无声息毙命。

        宫人瑟瑟发抖、百姓敢怒不敢言。

        “哼,再敢出工不出力,就这下场。”

        安禄山面容狰狞道:“来人,还不快干活?不灭火就统统宰了你们。”

        宫人只好拼命干活,在北狄人寒光四射的刀下,手忙脚乱灭火。

        但火势太大,一时半刻依旧难以进入皇宫。

        黄巢鄙夷扫了一眼安禄山,淡淡道:“只懂得杀人的莽夫,哪有资格染指大唐宝藏?”

        他如履平地,走入火场中。

        火焰立即包裹住黄巢,将他眉毛胡子都炙烤、烧焦起来。

        黄巢却安之若素,不为所动,继续向前走去。

        火焰越来越大,威胁也越来越大。

        哪怕黄巢乃是贪狼宫逆种文人之首,逆种文位深不可测,也不可能在这宝库中走得太远。

        黄巢却一道诗词才气护体,春风化雨,哪怕身处火焰地狱也如履平地,能步步为营行走在火场中。

        一股黑色才气,笼住黄巢,让他从头到尾都笼在谜团黑雾中,不知虚实。

        火焰炙烤,却无法攻破黄巢魔气之躯,更无法让黄巢有分毫损伤。

        如此神乎其技,如此魔神魔气。

        安禄山都瞠目结舌、甘拜下风:“不对,这难道是?黄巢的【菊/花青帝功】,竟然修炼到已臻化境?”

        网页版章节内容慢,请下载好阅小说app阅读最新内容

        请退出转码页面,请下载好阅小说app阅读最新章节。

        epzww.com      3366xs.com      80wx.com      xsxs.cc



        yjxs.cc      3jwx.com      8pzw.com      xiaohongshu.cc



        kanshuba.cc      hmxsw.com      7cct.com      biquhe.com